這家最成功P2P公司 當年差點被SEC掐死在襁褓

     互聯網金融、網絡P2P借貸,已經成為互聯網熱門領域,而美國硅谷誕生的LendingClub公司,已經成為全世界最大最成功的P2P公司,擁有65億美元的市值。去年LendingClub的IPO規模,也在美國科技行業名列前茅。不過LendingClub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拉普蘭,卻是一個相當謙遜、低調的人。他把公司的成就,稱之為一種榮譽,在上市的榮耀過去之后,公司業務一切恢復正常。

     最近,拉普蘭接受了美國主流網絡媒體BusinessInsider的采訪。期間,低調的拉普蘭對于公司在當年曾經遭遇的最艱難時期記憶猶新。尤其是在2008年(公司誕生的第二年),正值金融危機期間,由于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注冊要求,LendingClub被迫中斷營業半年,公司差一點夭折。拉普蘭回憶說:“那是一個壓力巨大、前途未卜的時期。”時間回溯到2008年,LendingClub還是一個稚嫩的新創科技公司,懷揣著破壞性顛覆的創意。LendingClub的在線應用軟件,可以大幅度降低對借貸者進行過濾、以及撮合借款人和貸款人的成本。其互聯網服務,相當于創造了一種新的可以取代傳統銀行的互聯網銀行,可以大大提高信貸業務的效率。

      不過,好的創意不見得公司有好的發展。在當時,通過互聯網向完全陌生的貸款人提供貸款,這是一個高風險的事情,更不要說LendingClub在行業內名不見經傳,沒有商業運營資歷。按照規定,LendingClub必須獲得SEC的注冊,才能夠進行互聯網貸款業務。和當時出現的一些互聯網借貸市場相比,拉普蘭的公司在商業模式上略有不同。他的模式,可以將一筆貸款進行大規模拆分(直到某個借款人25美元為單位),這樣,借款人的還貸風險,將會攤薄到大量的出借人(信貸業務的投資人)身上。當時,SEC對于這種類型的貸款,還沒有一個注冊備案的框架。他們要求LendingClub公司,將新型借貸注冊為一種新的證券品種。拉普蘭回憶說:“對于我們要進行的業務注冊,SEC還沒有過先例。”這樣,在公司成立一年之際,LendingClub被迫停止了所有投資人的注冊,業務停止增長長達半年,公司也不知道是否會獲得SEC的注冊通過。

      在這半年時間里,LendingClub仍可以運營借貸業務,但是已經沒有新的投資人資本注入。更糟糕的是,LendingClub的現金快要燒完。而當時,美國經濟正在探底,包括雷曼兄弟等大型金融機構,關門大吉。“每一天,報紙上都有金融機構違約的新聞標題。”拉普蘭回憶說。對于LendingClub來說,當時的狀況已經不能再糟糕。不過拉普蘭沒有亂掉陣腳,他相信公司的業務仍然會反轉,“我相信我們會獲得注冊通過,不過當時圍繞LendingClub,有太多的不確定性。”幸運的是,LendingClub公司的早期風投支持者“西北風投”和“Canaan風投”看到了拉普蘭的信心,他們堅定支持LendingClub公司。在如此多的不確定因素影響之下,這兩家風投公司,仍然按照A輪投資的條件,做了跟進投資。

      西北風投的管理合伙人克洛維(JeffCrowe)曾經在白領社交網站LinkedIn上寫道:“當時的美國已經陷入了一場經濟危機中,LendingClub在公司存活的問題上和政府部門進行協商,而且陷入了僵局,誰會投資于這樣一家公司?”克洛維表示,西北風投仍然看好基于互聯網平臺的借貸模式,而且對拉普蘭抱有信心。終于,在2008年10月,LendingClub獲得了SEC的注冊批準,恢復了正常的業務。此后,LendingClub的發展步入了快車道,幾個月后,投資人通過郵件的方式寄來了5萬美元的支票,而在幾年之后,LendingClub的平臺上出現了第一批500萬美元的機構借貸投資。從2012年開始,LendingClub的借貸業務開始出現火箭式的增長,到今天一共完成了90億美元的P2P互聯網借貸業務。

     去年12月,LendingClub成功上市,融資到9億美元。拉普蘭表示,現在回望過去,為期半年的“業務冰凍期”,對于LendingClub來說時機非常好。在金融危機之后,許多美國金融機構從信貸市場上收縮,企業和個人申請貸款難度巨大,這推動了LendingClub互聯網借貸業務的高速增長。拉普蘭說:“事后來看,這是一個很好的時機。”他表示,歷史上,從來沒有人從技術的視角來觀察銀行信貸業務。他相信LendingClub可以建立一個互聯網平臺,傳統提供貸款的銀行,也將成為這個平臺的參與者。這樣的一個轉型過程,其實上已經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