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美優品高管解讀財報 母嬰類產品將虧損運營

       北京時間5月23日消息,聚美優品(NYSE:JMEI)近日發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15財年第一季度未經審計財報。報告顯示,聚美優品第一季度總凈營收為2.506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549億美元增長61.8%;歸屬于公司普通股股東的凈利潤為1570萬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歸屬于公司普通股股東的凈利潤為1050萬美元,同比增長49.5%。

        財報發布后,聚美優品創始人、董事會主席兼CEO陳歐、聚美優品聯席CFO高孟、聯席CFO鄭云生等召開電話會議,解讀財報要點,并回答分析師提問。以下為分析師問答環節主要內容:

        T.H.資本分析師:我的問題是關于聚美商品品類擴張的,你們的“極速免稅店”業務的品類由化妝品拓展到了母嬰類產品,目前母嬰類商品的表現如何?你們還有別的品類擴張計劃嗎?另外,隨著你們品類的擴張,訂單和交易額也在上升,那么你們在倉儲方面有什么發展計劃?

            高孟:關于“極速免稅店”海淘業務,我們在4月15日推出了母嬰類產品的銷售,雖然時間還特別短,但是從訂單量角度來看,目前我們已經成為了市場上母嬰類海淘電商的第一名,而且訂單量是第二名的十倍。未來我們也會考慮其他品類的擴張,我們以前說過,海淘電商業務方面,化妝品、母嬰類、奢侈品、健康保健品等都是比較大的品類,而且這些都是女性顧客喜歡的產品類別,所以非常適合聚美優品的用戶群體。隨著我們品類的擴張和訂單量的增長,我們也在不斷地增加保稅區的倉儲面積,目前來看我們還有很多留存的倉儲空間去支持品類擴張和訂單增長。

             陳歐:關于倉儲方面,即使在第一季度,我們還在各地增加新的倉庫,目前來看我們在所有跨境電商中的倉庫數量是最大的,而且我們基本上已經占據了中國所有的保稅區跨境電商倉庫,所以這方面我們是沒有問題的,有問題的是其他對手。

        奧本海默分析師:我的問題也是關于母嬰跨境電商業務的,目前你們在這方面取得了非常好的進展,我想知道你們認為2015財年來看,母嬰類跨境電商業務的收入貢獻能有多少?母嬰類海淘業務的毛利潤率情況是怎樣的?第二,關于聚美自營和第三方平臺業務的占比,我注意到你們第一季度第三方平臺業務的占比相比以前來說有顯著下降,這種情況與中國春節有關系嗎?還是說由于“極速免稅店”業務快速發展的關系?以后第三方平臺業務占比會繼續下降嗎?

            高孟:由于母嬰類商品對我們來說還是非常新的品類,所以目前我們不會公布其收入占比,但是,我可以介紹的是,在中國,母嬰類產品的市場規模是化妝品品類市場規模的十倍,在海淘市場方面,母嬰類產品的市場規模基本上與化妝品品類市場規模一樣大,也就是說,對于聚美優品來說,母嬰類產品具有發展成和化妝品品類一樣的規模的潛力,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品類。毛利潤率方面,不管是國內電商還是跨境電商業務方面,母嬰類產品的利潤率相對都是比較低的,毛利潤率可能只有0到9%,所以在這個品類方面,我們的戰略是快速增大市場份額,增加產品品類并且獲得更多用戶和市場,在母嬰類別,我們愿意戰略性的虧損運營。當然,此外,化妝品業務的勢頭還是很強勁的。陳歐:我想說的是,跨境電商業務給了我們合法擴張商品品類的機會,因為這方面我們全是自營沒有第三方平臺模式,我們可以控制商品質量,目前來看母嬰產品在增加新用戶方面來說對我們非常有幫助。

             高孟:關于第三方平臺業務占比下降的問題,與中國春節的因素沒有關系,主要是因為我們今年甚至明年的戰略重點是發展自營跨境電商業務,這也是增長最大的地方;第二,由于我們把母嬰品類都放在了海淘業務下面并且都變成了聚美自營,這也是未來你可能看不到第三方平臺業務有太大增長的原因。

          美國銀行-美林分析師:我理解你們添加母嬰類跨境電商業務的主要原因是為了增加新用戶以及獲得一些交叉銷售的機會,目前你們有沒有數據支持有多少化妝品顧客是由母嬰產品客戶轉化過來的?

             高孟:我們從對用戶的調研以及從母嬰產品的銷售數據方面都證實了這一點,聚美優品的大部分用戶已經到了懷孕生子的年齡,當聚美2010年3月上線的時候,用戶大多數都是二十出頭的女性,目前正好是她們懷孕生投胎的時段,目前母嬰類產品中市場最大的一塊是針對剛出生到3歲的嬰兒的,所以對聚美來說開拓這一市場非常有優勢。

          美國銀行-美林分析師:我第二個問題是關于履約成本的,2015年這方面的情況可否介紹一下?

              高孟:目前整體來看沒有意外的話我們履約成本占凈交易額的比例預計將維持不變。

          86 Research分析師:我的問題也是關于“極速免稅店”業務的品類擴張的,我們注意到你們從5月中旬還是添加了一些奢侈品銷售,這一類別未來可能會有比較大的規模嗎?你們的奢侈品品類采用的是自營還是第三方平臺的模式?第二,奢侈品肯定比化妝品的平均銷售價格要高,那么這里面存不存在一些運營方面的優化機會?奢侈品銷售對于整體利潤率會不會產生影響?

             高孟:奢侈品在跨境電商方面是非常大的一個類別,目前我們主要采用的是自營模式,這些產品有的存在香港的倉庫,有的存在國內的跨境電商倉庫,我們與一些戰略合作伙伴來一起管理庫存。運營效率方面,由于奢侈品是非常大的一個品類,供應鏈非常復雜,所以比較難說。我們預計的是母嬰類的產品帶來的影響會慢慢出現,但是短期內應該影響不會太大。

          瑞士信貸分析師:你們第二季度的業績預期比較強勁,那么可否介紹更多一點這方面的情況?增長主要是由活躍用戶數增長驅動的嗎?還是說主要是因為平均每訂單額上升的因素?第二,可否介紹一下你們目前的平均每訂單額和用戶下單頻率的數據?

             高孟:今年我們的戰略重點一是增長用戶數,而是增加訂單量,我們并沒有把每訂單金額當成增長的主要驅動力。不過,在跨境電商業務方面,母嬰類產品的平均每訂單金額確實要比化妝品要高,鑒于這方面還是一項新的業務,預計短期內不會大幅提升我們每訂單平均金額,所以,用戶數目,訂單量,用戶下單頻率將是主要的增長點。

         瑞士信貸分析師:我想確認一下,是不是跨境電商和母嬰類產品的用戶的購買頻率高于以前的化妝品品類用戶?

             高孟:是的,因為以前一名女性用戶只能購買化妝品,現在她還可以購買母嬰類產品,所以,對于每名顧客來說她可以花更多錢。

         麥格理證券分析師:聚美在跨境電商領域布局非常早,但是最近京東、阿里巴巴天貓等紛紛開始開發這一市場,請問,聚美在應對這些巨頭的競爭中具有哪些優勢,尤其是在母嬰和化妝品兩個品類?

            高孟:天貓其實并不是現在才做海淘的,如果你才加了阿里巴巴的路演,就知道他們很久以前就開始籌劃天貓國際和跨境電商業務。與聚美的不同之處在于,阿里巴巴——以及其他以第三方平臺模式開展跨境電商業務的對手——依靠的是比較小的第三方商家,由于開展跨境電商的話,需要與政府的相關IT系統對接,需要租用或購買保稅區的倉儲空間,這也就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競爭的門檻,大的B2C商家比起小商戶有巨大的優勢。至于京東或者其他自營型跨境電商,可以公布的是,我們的訂單規模是第二名的大約30倍。

          麥格理證券分析師:關于第三方平臺業務,根據我的計算,今年第一季度第三方平臺的交易額與上一季度相比僅增長了幾百萬美元,預計第三方平臺的交易額未來將會有什么發展趨勢?

            高孟:由于從戰略角度來說,跨境電商是聚美當前優先發展的重點業務,而跨境電商業務的模式都是聚美自營,所以我們預計第三方平臺業務的交易額基本上會維持在現有水平,不會出現太大增長。
          摩根士丹利分析師:以前我覺得聚美主要的用戶群體比較年輕,在你們推出母嬰類產品之后,我想知道目前的用戶群體有沒有發生改變?用戶群體的年齡有沒有出現上升?第二,你們非常肯定今年化妝品商品的跨境包裹稅率會下降,我想知道你們在對接下來所有業績和數據做預期的時候是否已經默認考慮了這個前提?還是說你們只是根據常規做出的預測?

             高孟:用戶年齡的問題其實我剛才已經回答了,在我們推出母嬰產品之前,我們做了一項大范圍的針對現有顧客的調研,而且對銷售進行了試水,試驗的銷售情況非常好,因為我剛才提到了,我們最初的用戶經過五年的發展之后已經到了生育第一胎的年齡,基本上在25歲左右,所以我們有一個非常大、非常集中的母嬰產品消費群體,所以母嬰產品并不是說會改變我們現有用戶的年齡結構,而是非常適合我們現有的用戶年齡結構,一些其他的競爭對手的用戶年齡平均可能要比我們的高5到10歲,這是一項劣勢,因為母嬰產品需求量最大的細分類別是針對剛出生到3歲的嬰兒的。對于跨境商品包裹稅率的問題,我們的預期是基于現有的政策的,不是基于會下調的預期,對于母嬰類產品,其跨境包裹稅率大概是10%左右。